戒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戒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样美好的女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9:24 阅读: 来源:戒指厂家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你为我留下来,真的爱情,总会有人懂的。我有勇气,让这座小城,再一次将我接纳。

她嫁到我们小城来的时候,名声是很臭的。年龄那么小,就知道引诱男人,还怀了人家的孩子。但我还是喜欢她,远远地叫她“新娘子”,她每每都回头,冲我温柔地笑笑,微微隆起的腹部,在阳光下,泛着一种柔和圣洁的光芒。

我那时候也就十岁吧,并不知道在小城人的眼中,安分守己才是一个女人的美。而像她一样,喜欢上一个赫赫有名的小地痞,还很执拗地要嫁给他,无疑是丢了女人的脸面的。她出嫁的那天,那个对她明显有些漫不经心的男人,醉得一塌糊涂。她年轻的婆婆,对她一脸的嫌恶,似乎这样一场奉子成婚的喜宴,本不该由她来做主角。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这座小城里一年年待了下来。我喜欢叫她琳姐姐,而不是嫂子。她也喜欢我这样称呼她,总会在我的一声声呼唤里,咯咯笑起来,而后给我一个甜丝丝的吻。那时候的她,脸上洋溢着的,全是属于少女的恬静和纯真,被婆婆咒骂的苦痛,还有游手好闲的丈夫对她的冷淡,似乎一瞬间就没了踪迹,她还是那个自由享受着爱情的女孩子。这样小小的喜悦,只是夏日里的穿堂风,极细,才轻轻撩起她的衣角,就跑远了。可她还是很快乐,在做完家务的空闲里,养花种草,剪漂亮的窗花,贴在卧室明净的玻璃上,远远地看过去,五彩斑斓得像是一场百花的盛宴。

那些曾经不屑与她闲聊的女人们,就这样慢慢地被她只是娱乐自己的小玩意儿,吸引了来。起初是神情淡漠的,在她的轻言细语里,只定定看她手里翻飞的剪纸。后来她们似乎就忘了她曾有过的瑕疵和污痕,开始与她谈起琐碎的家务、淘气的孩子、与丈夫的种种快与不快。她一如往昔地笑看着她们,并不像其他女子一样给些挑拨离间的建议。她只是听,且在这样的闲谈里,享受一种平淡生活带来的恬静与幸福。

只不过是一年,她就让小城里许多的女子都喜欢上了她,这其中,包括她尖酸刻薄的婆婆。她是用什么神奇的宝贝,将她们的心转变过来的呢?谁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能在她干净的小院里坐上半日,和她喝上几杯茶水,看她给孩子的衣襟上绣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就已足够。她并不爱说话,可是她沉静如水的微笑,足以征服每一个世俗女子的心。

她的丈夫,却并不怎么喜欢她,当初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恋,只是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可是等虚荣的花儿开过,他还是那个对什么都不在意的街头地痞。年少的时候,是他的母亲还他欠下的人情和债务。而今成人了,换了她来清扫他所到之处的狼藉。他做生意,每一次都是赔本,然后便东躲西藏,将破烂的摊子推给她。她什么都不说,默默为他承担着一切。谁都知道她是喜欢着他的,只是他那么不争气,随意践踏着她的柔情和宽爱。他那样的冷漠和放纵,甚至连挤破了家门的债主们,都为她觉得心疼。

可是爱情会让一个女子忘记一切的疼痛吧?就像当初婆婆对她的鄙夷,外人给她的不屑,她都微笑着忽略掉了。她这样一心一意地爱了他四年,他还是变了心。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另一个女人来往的,谁都说不清。那时候我十四岁,开始有些懂男女之间的爱情了。记得是夏天的一个夜晚,他带我去见另一个女人。在车上,他给我塞了很多的糖,说:“见面之后记得叫嫂子。”我在夏日的风里嚼着硬硬的糖块,没吱声,只觉得糖那么甜,怎么流到心里去却是苦的呢?我最终辜负了他讨好我的糖块。我在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很轻却很坚定地说了一句:“我只有一个嫂子,她在家给我做好吃的呢。”他们哈哈大笑,说我可爱,又说等他们结婚的时候,一定会给我更多的糖吃。

他终于什么都不顾,将那个女人带回了家。小城里又一次掀起波澜,谁都以为她会大哭大闹,忍受了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无情的背叛,任是怎样有涵养的女子,都不会轻易就饶恕这个男人的罪过吧。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连眼泪都没有。这样的平静,让这个负心的男人,都有略微的失望。他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她笑,说:“可是,我想要的,你已经给不了了。”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要,而且,她超出所有人的预料,竟然留了下来。她借钱在小城里开了一家制衣店,就在前夫结婚的那一天,她的小店,也热热闹闹地开始营业了。那一年,她25岁,青春,才刚刚开始。

小城里的女人们,都以为她会需要同情。但当她们看见她那么娴静地坐在自己的小店里,专心做着色彩绚丽的衣裙,她的手边,一小坛的水仙开得正美,这才知道,这样一个真正为自己活着的女子,同情于她,其实没有丝毫的意义。失去与得到,只是她剪裁着的衣服,不过是为了那最后穿着时的妩媚与妖娆。女人们又开始向她聚拢了来,拿着她们喜欢的衣料,来找她剪裁。有时候她们也会嬉笑着说要给她介绍帅气的男人,她低头笑看着手里的布料,并不作答,但眉眼里比往昔并不少一分的淡然和美好,给出了她心里的答案:我渴盼爱情,可是我希望它是自然地来去。

不大的小城,很轻易地便会碰到前夫。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很快便将对她的愧疚淡忘。他牵着新婚妻子的手,极张扬地从她的小店门前走过,带着点炫耀和骄傲。她为他生的孩子,那么小,经不住水果糖的诱惑,对着那个鲜亮的女人,一声声地叫妈妈。她远远地听着,会突然别过脸去,无声地哭。这样故意的伤害,一次次地来了又去,可她既然选择了留下来,她就有勇气面对,直到他们自己也觉得无聊,看见她,低头走开。

她的生意,慢慢地做大。城外的许多女人,都知道她有一双巧手,能剪出任何她们想要的式样。再怎么忙,她都坚持不请人帮忙。她说每一件衣服,惟有自己一针一线地做出来,才能放心。而且,她享受制作每一件衣服的过程,像是人生,从散乱到完美,需要精剪细缝,才能得以实现。

常会有一个男人来替妻子拿做好的衣服,他有时候会坐下来,慢慢喝一杯碧螺春,也不与她说话,只是凝神地看。她在这样含情的注视里,并不慌乱。手起剪落,照例是衣料上精致的弧线。

她是只把他当作最普通的顾客的,可是他却不。他起初是迷恋她优雅独特的气质,而后是无意中发现,自己已经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这个少言寡语却心地透明的女子。小城里的流言蜚语,像她微隆着腹部嫁过来时一样,开始漫天地飞舞。她曾经经历过被人抛弃的苦痛,而今,她竟也做了被人唾弃的女人。尽管,这场爱情,是像她所希望的那样,那么自然地来到。

没有人看好她的这次爱情,包括我这样的小孩子,都开始在遇到她的时候,皱一下眉,扭头走开。她的小店,生意一下子冷清下来。那个男人,为她离了婚,而后求她跟他去另一座城市。她却拒绝了。她说:“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你为我留下来,真的爱情,总会有人懂的。我有勇气,让这座小城,再一次将我接纳。”

他真的为这个执著的女子留了下来。他们举办了很盛大的婚礼,他用敞篷车载着她,绕着小城转了五圈。小城里每一个女人,看见她脸上触手可及的幸福,都会突然觉得愧疚。再然后便是轻微的嫉妒,为这样一个将她们所有不敢去追寻的梦想,一一实现了的女子。

那时候我开始读大学,我亲爱的琳姐姐,才刚刚28岁,却成为小城里人人羡慕着的女子。她的小店,在短暂的寂寞之后,又被爱美的女人们挤满。夏日的傍晚,我会看到她和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在小城的马路上,手拉着手逛街。碰到了前夫,还有那些曾经一次次用言语中伤过她的人们,她会温柔地问一声好,而后在凉爽的夏夜里,和丈夫说着话,继续走下去。

偶尔一次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这座小城?它给了你那么多的尴尬和苦涩。”她低头绣着一朵绚烂的玫瑰,许久才说:“如果一个人真正是要为自己活着,那么她生活的这座小城,都会因此有她喜欢的味道吧!”

真的是这样的,最素朴的小城,就是因了这样一些美好的女子,才有了无限迷人的芳香。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