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戒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了你那情花的毒-【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47:27 阅读: 来源:戒指厂家

临近初秋,蝉鸣依然,是夜,凉如水。

子明抱着胳膊,哭红的双眼,执着的盯着我,反复而重叠的问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要跟他走?难道我们两年的感情敌不过他范家驹和你的一星期?

我从他如炬的目光中慌乱的抽回自己的视线,他的双手因为激动和愤怒而微微发抖,他从来都是厉练而成熟的男子,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的象个孩子。

我自识理亏,无言于对。

范家驹是公司新来的销售顾问,第一次见他,我正在伏案工作,他走进偌大的办公室,直直的向我走来,伸出手来,冲我说:小爱,你好,我是新来的范家驹,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我注意到他的手指修长且细白,我有些眩晕,这根本不象是男人的手,他的手根本就是天生用来弹钢琴的,我几乎可以看到它们在琴弦上雀跃翻飞的情景。

周围有不怀好意的窃笑,我突然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点头回礼。

下午时分,临桌的阿雅神秘的探过头来:小爱,不错啊,这么帅的帅哥第一眼就被你折服了。

你瞎说什么啊?我嘴上反驳,心里却有一丝甜蜜划过。

还说不是,办公室那么多人,他范家驹都如同空气视而不见,独独对你黄小爱情有独钟,还小爱小爱的叫,真不嫌肉麻,你没看见刘子明的眼神,都快喷火了。

我的脸一下子被烧的火烫,这一晚,竟然就失了眠。

一连几天,范家驹都表现出对我格外的亲热,他真是天生能蛊惑人的男子,我看到历来高傲的前台满惠不时朝他投来热辣的眼神,并且在范家驹上班的第三天,她突然就特别好心情的提出请整个销售部去KTV卡拉OK。

年轻人欣然前往,每个人对满惠的目的都心知肚明,惟有范家驹,似乎不怎么领她的情,一整晚,都窝在柔软的沙发里,摆弄他那台NOKIA N72的黑色手机。

我突然才发现,他和我用的,竟然是情侣机。

我做贼心虚般的把握在手里的手机塞进手袋。

满惠借着酒劲,坐在和范家驹最近的位置,她越靠近,范家驹就越逃避,直到逃无可逃之时,他突然如同触电般的站了起来,然后掠过从沙发上垂下的一双双脚,在大家包括子明惊讶的眼神里,他一把拉起了我,我一下子站立不稳,摔进他的怀里,他趁势搂过我,一下子将我从众人的包围里拎起,然后冲到了门外。

黑暗而暧昧的走廊,暗红的灯光投在我和他的脸上,我听到他急切的呼吸,看到他迷乱的双眼,我的心,被激起万丈高,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却又希望发生什么。然后,我在眩晕里被他带进另一条走廊,这是一个死角,没有人会来,子明和同事们也很难找到的地方。

然后我闻见他的唇,肆无忌惮的朝我袭来,我犹如被带入了云层,双脚软的无法着地,他的手有力的托上我的腰身,手指微微触碰到我的乳房,我的喉咙里就发出了企盼而沉醉的呻吟。

许久,他的唇离开了我的,双手仍然死死的纠缠住我,他在我耳边似是哀怨,似是委屈,似是霸道的问:为什么整晚都不看我,那个刘子明,根本配不上你。

范家驹实在是我见过的最为英俊的男子,所以,我黄小爱自是不能免俗的偷偷的爱上了他。

然而我始终没有对子明摊牌,虽然他爱我疼我宠我了将近两年,他对我的爱,完全不计得失,不求回报的那种,我们都住在公司的集体宿舍里,因为人多,又都是年轻人,所以日子过的极为丰满而充实。

所有的人都把我和刘子明理所当然的看成是一对,在他面前,我骄傲的象个女皇,他乐意为我做一切他愿意做的事,有他在身边,我不用洗衣服,不用打饭,甚至连床上用品,都是他一手为我操办。而我,又把这一切看成理所当然。

如果没有范家驹的出现,这一切似乎非常合乎清理的发展下去。

但自从那一吻,我就深深的中了范家驹的情毒。

自从KTV那晚,满惠对我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每次经过前台,她都用身体挡住打卡机,或者拿着文件夹摔到巨响,所有的人都在看这场好戏,就等着看我如何收场。

范家驹对这一切似乎了如指掌,又似毫不在意。

我去前台复印文件的时候,他会同我一起,然后从身后环起我的身体,紧紧的贴上我的后背,复印机刷刷作响,他的脸就贴上我的,轻轻磨挲。

我被他的举动弄得坐立不安,满惠在身后将文件夹摔的山响,所有的人都探出惊讶的脑袋,我的脸刷的通红,却怎么用力也逃不开他有力的胳膊。

他的脸上有阿迪达斯须后水的味道,我沉迷在这样的香氛里,全然不顾周围好事者的目光,陶醉的晕晕然。

突然,一双更为有力的手一下子将我从范家驹的怀抱里扯过。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仔细一看,却是子明愤怒的目光,他的拳头紧握,目光里透出火来,他一字一句的问:范家驹,我和你有什么仇,你要来抢我的女人?

范家驹微笑而镇定的点了点头,我抢你的女人?那你问问小爱,她会选择谁,别看你和她在一起两年,你问问她,她真的爱过你吗?

子明冲我投来询问而证实的目光,我却慌乱的逃开了。

我握着子明颤抖的手,对他说:给我最后一次和他解释的机会,行吗,相信我,我只是需要一个了断,然后一切都会回到从前。

子明透过泪眼望着我,真的吗,会吗,你会不会就此一去不复返啊?

不会的,我肯定的回答他。

呼和浩特专业白癜风医院如何避免外伤引起的白癜风

南京打胎药哪里买的到

南京卵巢囊肿怎么治疗南京玛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