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戒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克鲁格曼我预测准确率是54

发布时间:2021-01-07 20:27:18 阅读: 来源:戒指厂家

记者:有人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有人说是天赋让你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最初,是什么因素,导致你对经济学如此感兴趣?

克鲁格曼:我的启蒙老师是科幻小说家艾伊萨克·阿西莫夫。大约七岁时,我看了阿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主角谢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运用了“心理史学”知识,他预见了银河系和人类的未来。因此,我十几岁时,就梦想成为一个拯救文明的心理史学家。不过,“心理史学”只是阿西莫夫虚构的学科,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幸好,经济学倒是最接近于我最向往的“心理史学”。

记者:通常来说,大家都认为经济学家是一群相当理性或者说无趣的人,他们依靠建立一些数学模型来严谨地作结论。但你却很特立独行或者说感性。有一个特别有趣的故事,据说你论文的质量和你们家的猫有关?

克鲁格曼:确实如此。我很喜欢与猫为伴,很喜欢玩猫。其实玩(研究)经济和玩猫一样,都很有趣。我不喜欢那些很死板的人,更喜欢做一些有创造性的事。

记者:在接受外界采访时,你多次说自己并不了解中国。这也是你第一次到中国,那么几天短暂停留后,你对中国经济有何新看法?

克鲁格曼:我从北京一路过来,看到很多矛盾的数据。有些经济数据出现了复苏迹象,有些则没有。比如说,家电消费数据就没有不太乐观。对此,我很有些困惑,可能需要进一步观察和深入了解。

记者:回到美国后,你会在《纽约日报》的专栏上写写中国之行吗?你对中国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克鲁格曼:我的中国之行,我还得好好想想才能写。老实说,这几天我对中国的了解有限,看得少、交流得也不够。

记者:你很关注亚洲未来的发展。你如何看待中国和印度,谁会成为亚洲最强大的新兴经济体或者说领导者?

克鲁格曼:现在还很难预测。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很强,但印度的加速度很快。如果一定要我预测,那么也只能是自欺欺人。

记者:你在纽约日报的专栏中,有不少是批评美国总统奥巴马救助经济一些举措的。请问,如果让你打分,你觉得奥巴马为挽救美国经济所做的一切,可以打几分?

克鲁格曼:总的来说,我觉得他(奥巴马)做得不错,美中不足的是力度还不够。在小布什和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我投了奥巴马的票。当奥巴马当选总统时,我还在家为此庆祝。但愿我这个庆祝没有错。(思考了一下)如果让我为奥巴马打分,我想应该是B+或者A-。在普林斯顿,得到这个分数还算不错了。

记者:经济复苏需要很长的路要走,最大的难题是什么?

克鲁格曼:如果我们现在就大谈初步复苏,有些为时过早,而且这会滋生出非常危险的“自满情绪”。对于经济复苏,我们需要“恒心+毅力”。历史告诉我们,严重经济衰退时,过早的乐观是最大的敌人。在经济复苏稍有起色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将公共事业振兴署的规模缩减了近一半、且增加税收。结果“大萧条”开足马力、迅速又来了。日本也一样,在“迷失的十年”里,曾经半途而废,导致了5年经济停滞。

记者:在大家的印象中,你成功地预测出很多重大经济趋势的发生。你有没有失败的经历?

克鲁格曼:我当然也犯过傻。比如说上世纪90年代,我没有预测到美国生产力会复苏,甚至对那些乐观的人不信任。后来,生产力如他们判断的那样复苏了,这证明我当时太悲观了。另一个失败的例子是,我曾经预测美元会贬值,但我预测得太早了,几年后美元才贬值。这是两次最重大的失误。

作为经济学家,能做到50%预测准确率就相当不错了。我预测的准确率是54%,这个成绩还不赖。

记者:你认为危机在中国已经基本见底了。我们也知道,中国正在谋划并实现生产方式的升级换代。中国还只是廉价的劳动力出口国,但中国正在努力朝产业链的上游攀升,一些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正从中国转向越南,而且中国已经能够出口一些精密且高端的产品。你认为,中国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最终会升到多高?你如何看待中国的未来?

克鲁格曼:也许20年后,我们已经忘记了这场金融危机。那时世界会变得更加富有。我非常期待看到中国巨大的成功。中国现在的工业行业结构确实不太理想,你们的工资水平比较低。但从长远来看,中国在全球产业或者价值链的地位有望攀升,甚至攀到价值链的顶端。中国应该能成为一个薪酬水平较高的高科技国家。

记者:如果让你对中国经济开一剂药方,你认为中国怎么样才能成功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升级到你所说的价值链顶端?

克鲁格曼:中国应该更多依赖提高内需,而不是出口。过去,在国际化浪潮推动下,日本、中国的香港、新加坡和韩国都依靠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实现了飞速发展,但这一模式中国不可仿效。因为劳动力密集型产品的全球消费量有限,如果全球其它国家和地区都效仿进行出口,那么这一市场终究会饱和。另外,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是美国,随着美国步入危机,消费能力大大降低。

记者:你如何看待近来全球股市的大幅上涨?这是否表示全球经济普遍触底,或者相继进入回升?

克鲁格曼:我的一个老师告诫我永远不要去猜测股票市场。每个人如果都能预知股市,那大家都成了巴菲特。股市并不能完全预示经济情况。多数时候,股市大幅度波动对经济没有任何反映,股市大跌并不预示着经济衰退,股市大涨也不预示经济复苏。股市V形上涨,并不表示危机会很快过去。因为这一类的经济衰退和复苏将呈现U形,即快速下降后,在底部走平,然后才会慢慢进入恢复期;又或者呈现L形,即(经济)快速下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平稳过渡。

虽然,我自己认为股市的恢复不会那么快,但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如果我能够预测股市的话,那我的生活就会大大改善了。

记者:你曾经多次成功预测出经济大事件或者说重大变化。你自己做投资吗?做些什么类型的投资?

克鲁格曼:我不喜欢做短期投资,偏好长期投资。我喜欢投一些高收益的债券。

重庆哪家白癜风医院好呢

山西癫痫病医院|少年癫痫的治疗方法?

上海看肾病好的医师:肾衰竭疾病的预防保健工作

上海哪里看肾病好:乙肝肾炎的检查项目有哪些?

上海治疗卵巢肿瘤专业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