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戒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后赵国第一个死于骨肉相残的皇帝后赵太祖之死

发布时间:2021-01-05 15:08:09 阅读: 来源:戒指厂家

后赵国第一个死于骨肉相残的皇帝:后赵太祖之死

东晋时,中国北方一度并存的前赵、后赵两个少数民族政权之间攻伐不断。后赵太和元年(328年),前赵皇帝刘曜被后赵王石勒俘杀,其幼女安定公主随同其兄 逃往上邽(今甘肃天水)。次年,石勒的侄子石虎攻陷上邽,俘获了“年十二,有殊色”(《晋书》)的安定公主,因贪恋其美貌,遂强占其为妾。石勒死后,石虎 废掉新帝石弘,成为后赵的主宰者。建武五年(339年),刘氏为石虎生下一子,取名石世,后来被石虎立为太子。石虎死后,石世成为后赵下一任皇帝。

石虎大概没料到,石世仅当了一个多月皇帝,就被其庶兄石遵废杀,上演了一出骨肉相残的悲剧。其实,石世被废杀这事也不能完全怪石遵,石虎难辞其咎。作为父亲,石虎对儿子管教不力,几个也已成人的儿子个个性情暴躁,一身血腥,手足相残之事屡有发生;作为国君,石虎晚年老病昏庸,特别是在立太子这一重大问题上 举棋不定,没有远见,被心怀鬼胎的臣子乘机作梗,结果废长立幼,最终引发兵变,石世被废杀。

在历史上,后赵素以兄弟相残、父子相残著称,石虎和他的几个儿子尤为突出。如长子石邃不仅滥杀宫女、尼姑,还要对素来不睦的弟弟石宣下手,“欲至冀州杀 石宣”,未能成功;又如,石宣杀了弟弟石韬后,还想杀掉父亲石虎,计划“韬既死,主上必亲临丧,因行大事”(《晋书》),也没有成功。结果,石邃、石宣先 后被石虎处死,且手段之残忍,场面之血腥,史上无出其右者。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兄必有其第,受石虎、石邃、石宣的影响,石世后来被不念手足之情的石遵废 杀,不能不说是石氏这种家族歪风的惯性延续。

儿子们之间睚眦必报,动辄动粗,甚至弑父,石虎自己也感觉到他这个父亲当得很失败,为此也很痛心,以至于说出了“吾欲以纯灰三斛洗吾腹,腹秽恶,故生凶 子,儿年二十余便欲杀公”(《晋书》)的话来,老天爷啊,我石虎怎么老是生逆子,二十多岁就想杀亲爹,我真想豁开肚子用三斛石灰洗洗。石邃、石宣是石虎先 后册立的两任太子,他们相继被处死后,嗣位空悬,石虎不得不再立太子,并有意从石斌、石遵二子中选择一个。

石斌、石遵“并有武艺文德”(《晋书》),各有所长,“燕公斌有武略,彭城公遵有文德”,无论立谁当接班人都不会太差,也都能服众。就在石虎举棋不定时, 戎昭将军张豺的一番话让石虎改变了主意。张豺认为,“燕公母贱,又尝有过;彭城公母前以太子事废,今立之,臣恐不能无微恨。陛下宜审思之”(《资治通 鉴》),强调石斌、石遵因为生母问题和个人问题,都不适合被立为太子,不然就会“祸乱相寻”(《晋书》),再次上演骨肉相残之事。

张豺跟随石虎多年,素来忠耿,在石虎面前说话分量很重;当年石虎攻陷上邽,剿灭前赵余党,擒获安定公主刘氏,张豺居首功,由此也跟石虎的宠妃刘氏拉上了关 系,俩人成为政治上的狼狈。当时,石虎年老多病,时日不多,而石世只有十岁,懵懂无知,一旦石虎驾崩,如果由石世接任的话,掌权者必为石世生母刘氏,而张 豺也可以捞取政治好处。出于个人私心,张豺建议石虎“宜择母贵子孝者立之”(《晋书》),为出身高贵的刘氏及其儿子石世大说好话,煽风点火,也为自己将来 能够专权预先铺路。

“天下重器,不宜立少”,这个关乎社稷安定的大道理,石虎作为政治家不可能不懂;再者,当时北有前燕面南虎视眈眈,南有东晋意图光复中原,后赵也确实需要 一位年长且有贤能的皇子继承皇位。但是,一想到石邃、石宣为太子时急于抢班夺权,弑君杀父,石虎心有余悸,难保石斌、石遵立为太子后不会再行效仿。在石虎 看来,“今世方十岁,比其二十,吾已老矣”(《资治通鉴》),可以避免父子再次相残,以防世人耻笑。在张豺的谏言和自身的压力下,石虎不顾大局,力排众 议,最终立石世为太子,刘氏为皇后。

太宁元年(349年)四月,在称帝后不久,石虎卧病不起,自知不久于世,于是在病中托付后事,任命石遵为大将军,石斌为丞相,张豺为镇卫大将军、领军将 军、吏部尚书;遗令三人共同辅政。在三位辅政大臣中,张豺居最后,而石遵、石斌分掌军政大权,这对刘皇后、张豺以及年幼的石世显然不利。一个为了当吕后第 二,一个为了当霍光第二,刘皇后、张豺便矫石虎诏,将身在襄国(今河北邢台)的石斌免官并幽禁。石遵从幽州(今北京一带)回到国都邺城(今河北临漳),还 没见到石虎,也被刘皇后迅速打发走了。

刘皇后和张豺的所作所为,病中的石虎全然不知。一天,石虎精神稍好一些,问石遵来了没有,左右告以实情,石虎意识到出了问题,马上派人把石斌叫来,准备 “付其玺绶”,临死变卦,想把皇位传给石斌,当时皇宫内外尽是刘皇后、张豺的心腹,石虎下达的命令“竟无行者”。石虎又急又气,再次昏厥。为防石斌起事, 刘皇后再次矫诏,赐死石斌,以张豺为太保、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一依霍光辅汉故事”(《晋书》)。

四月己巳,石虎去世,年仅十一岁的石世即位,皇太后刘氏临朝称制,张豺以唯一辅政大臣的身份总揽大权,石世不过是一个傀儡。张豺掌权后,党同伐异,铲除异 己,为了扫清政敌,不惜将国都邺城之“乞活数万家”和“宿卫精卒”等优势兵力倾巢出动围剿远在上白(今河北威县南)的李农,这就给了石遵以可乘之机。邺城 素来城坚枪固,但此时城内空虚无强兵,面对石遵的九万虎狼大军,城内人心惶惶,不少将士索性“逾城而出,豺斩之不能止”(《晋书》),胜败已成定局。

刘太后和张豺玩政治、玩奸诈、除异己是把好手,此刻却变得一筹莫展,不知所措。目睹大军围城,眼见破城在即,“刘氏惧,……豺惶怖失守,无复筹计,但言唯 唯”,两人此时此刻都六神无主。迫不得已,刘太后“令以遵为丞相、领大司马、大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加黄钺、九锡,增封十郡,委以阿衡之任”。阿衡是 商代官名,阿,倚也;衡,平也,伊尹曾任此职,故以指伊尹,也就是让石遵像伊尹那样总理军国大事。

石遵之所以发兵,一是自己“长而且贤,先帝亦有意”,但被张豺搅了局,故对张豺恨之入骨;二是石虎病重时,石遵“自幽州至邺,敕朝堂受拜,配禁兵三万遣 之,遵恸泣而去”,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故对刘太后也恨之入骨。进入邺城后,石遵先是将张豺“执之”,把张豺逮起来,接着“升于太武前殿,擗踊尽 哀”,为石虎哭丧,随后“斩张豺于平乐市,夷其三族”。石遵原本就想当皇帝,事已至此,索性矫诏“嗣子幼冲,先帝私恩所授,皇业至重,非所克堪”,将年幼 无知的石世废黜,“世凡立三十三日”(《晋书》)。

石遵称帝后,封石世为谯王,废刘氏为太妃,不久将他们杀死。石世,这个当时还不怎么懂事的孩子,最终成为后赵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石世是后赵死于兄弟之手的 其中一个,也是后赵第一个死于骨肉相残的皇帝。石世死后,类似的骨肉相残事件在后赵仍不断上演,直至这个少数民族政权在内忧外患中彻底覆亡。

绿都绣云里装修

105平米装修效果图

简约装修

相关阅读